中國培訓網歡迎光臨!
您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 > 行業動態

互聯網時代最核心的變化是什么?

發布時間:2017-04-24 16:12:13
  

  177342236.jpg 

  互聯網到底改變了什么?對于互聯網所帶來的改變,說法很多。工業文明的最高峰,其實就是從專業分工到模塊分工。互聯網帶來的信息革命,使社會的經濟細胞將變為模塊,迎來的將是模塊化經營。互聯網對經營最大的改變,是經營單元或經濟細胞的改變。從農業文明到工業文明,經濟細胞從家庭到企業。互聯網帶來的信息革命,使社會的經濟細胞將變為模塊,迎來的將是模塊化經營。

  互聯網思維論、工具論、渠道論、傳播論、平臺論,這些在一定前提下也都成立。其中,比較靠近本質的是平臺論,如海爾,將公司變成了一個小微主的平臺;阿里也是一個經營平臺。前不久在微信群里討論阿里的“零售通”(即一個為城市社區零售店提供訂貨、物流、營銷、增值服務等的互聯網服務平臺),我說“零售通是自營”,結果群里有零售通的人馬上出來說“我們是平臺”,我后來補充道:外面的人看是自營,里面的人看是平臺。很多群友點贊。阿里的說法沒錯,他們就認為零售通是員工(自稱“合伙人”)的平臺,每個合伙人都是一個經營單元,也是一個經營模塊。

  但是,我認為“平臺說”還沒有觸及本質,沒有直達核心。互聯網帶來的核心的改變,應該是模塊化經營。盡管模塊化并不是互聯網帶來的,中國的崛起就是世界經濟模塊化的結果,但互聯網讓模塊化經營變得會更普及,模塊之間可以無縫對接,以至于未來的經濟細胞要從企業變成模塊。

  技術的改變,遠超技術本身

  農業文明最基本的經營單元或者經濟細胞是什么?無疑,是家庭。

  工業文明的經營單元或經濟細胞是什么?是企業。

  經營單元或經濟細胞的改變,可能是農業文明到工業文明最大也是核心的改變。因為經營單元從家庭擴大到企業,工業化大生產成為可能。

  第一次、第二次工業革命,起點是蒸汽機、內燃機和電力的發明,這些無疑是工具,但它們帶來最大的改變,似乎反倒與工具無關了。我們現在講工業時代的管理、戰略、營銷,哪里見機器的影子?機器在不斷創新、進化,但作為經營單元的企業形態一旦確立,相應的組織、管理、戰略、營銷等體系也會隨之產生。機器的發明,誕生了工業文明的經濟生態,經濟生態一旦相對定型,人們發現其似乎與機器無關了。

  技術帶來的改變,似乎無關技術本身。如同機器帶來的不是機器時代,而是工業文明,就是這個道理。同樣,如果互聯網是可以與蒸汽機、內燃機和電力相提并論的發明,那么它的最大價值同樣不是技術本身,不是作為工具本身的價值,而是它能否讓社會的經濟細胞產生改變。

  無疑,在機器剛誕生的時候,焦點還是在機器本身,因為它直接提升效率。工業文明的說法,一定是“后命名”,機器誕生的時候是沒有這個說法的。 機器不僅提升效率,而且帶來專業分工(《國富論》中有論述),形成規模經濟。為了解決規模化經營帶來的問題,誕生了管理。比如:韋伯的組織理論就是為了解決規模化后的組織問題,泰羅的科學管理是為了解決分工后的效率問題。這是現代科學管理的兩大支柱。

  真正看透工業文明本質的是杜拉克,在1946年出版的著作《公司的概念》中提出:公司不僅是經濟組織,也是社會組織。這已經是蒸汽機誕生160多年后的事情了。對于互聯網所帶來的改變,真正理解是需要時日的。

  那么互聯網作為工具所帶來的核心改變——模塊,會怎樣影響未來?我認為,未來的經濟是模塊經濟。

  模塊從何而來?

  模塊代表著工業文明的最高峰,實際上是工業文明的結果。工業文明從專業分工起步,到模塊分工結束。模塊化的始作俑者是IBM。早期的電腦,各型號之間是不可通用的,給用戶帶來很多麻煩。IBM在推出360電腦之時,采用了模塊化原理,將設計規則分為兩類:一是預先制訂的設計規則,它由IBM決定并向參與設計者們公布,這個規則包括確定哪些模塊,詳細規定模塊之間的界面以及用于衡量模塊的標準;另一類規則可稱為自由的設計規則,它允許和鼓勵設計人員在遵循第一類設計規則的條件下自由發揮對模塊內的設計。

  模塊化設計解決了不同型號、品牌和用途之間的兼容問題,也帶來了電腦的快速升級。有了模塊化設計后,IBM的工程師紛紛離職創業,為360和370系統提供兼容模塊。硅谷的繁榮就源于此(相關內容在青木昌彥所著的《模塊時代:新產業結構的本質》中有論述)。

  模塊經濟的形成

  中國改革開放時,恰逢模塊經濟崛起,中國就是模塊經濟的受益者。以蘋果為例,研發在美國,制造在中國,銷售在全世界。這就形成了簡單的模塊經濟。

  現在有個說法,研發中心在硅谷,制造中心在中國,設計中心在倫敦,營銷中心在紐約,呼叫中心在印度。世界分工,已經由各國優勢產業的分工變成了模塊分工。美國作家謝德華在《中國的邏輯》一書中,提出了一個概念,即中國的成功是“制度性外包”的結果。謝德華說:“中國發生變化的真正動因在于制度性外包!中國在融入全球體系的過程中完全背離了經濟學教科書上的邏輯,勇敢地向海外公司敞開了大門,允許將它們認為合適的任何生產活動搬到中國來。在這種制度外包的過程中,中國成為了全球體系的一分子。”

  制度性外包的結果,使中國制造模塊成為全球最大的模塊。制度性外包,讓跨國公司帶來了技術、產品、培訓了中國的工人,最后將中國變成了世界制造基地。

  在中國的一些產業集群,我觀察到一個現象,過去在企業內部的專業分工,比如一個零件的生產工序,在浙江、廣東、福建等地已經變成了一個一個小型企業,這些企業的產品再與其他配套,最后形成終端產品。這也可以算是模塊經濟的一種。

  經濟細胞“模塊化”

  IBM的360產品帶來的是一個品類的模塊化,模塊經濟帶來的是企業系統的大模塊分工,中國大量產業集群內部的模塊化分工,仍然有產業特征。這類模塊化分工都是在工業文明體系內完成的,與互聯網基本無關。

  工業文明的最高峰,其實就是從專業分工到模塊分工,但模塊分工仍然是有限的。

  互聯網帶來的最初改變,是傳播,是連接,是突然原有社交范圍的更廣泛的連接,比如淘寶,它將更廣泛的廠商與消費者連接在一起了。

  其實,作為工業文明的結果,模塊化在技術上并不是問題,但通過什么方式,讓模塊的自由組合跨越原來的范圍,實現經濟細胞的全面模塊化,則一定是互聯網帶來的。

  如果說農業文明家庭經濟細胞因為過小而不經濟,那么工業文明的經濟細胞的巨型化帶來了巨大的人性扭曲和管理成本,我曾經在以往的文章中稱為管理的三大“異化”成果,即一是龐大而無效的管理層;二是龐大管理層帶來的復雜管理流程;三是復雜的流程所衍生的KPI。那么,模塊經濟比家庭細胞規模大,但更專業化,更有效率;比巨型企業小,但不扭曲人性,模塊之間可以通過互聯網無縫銜接、任意拼接的模塊經濟,有可能是創新力最高、人性得到釋放、運營效率最大的經濟單元。

  如果說家庭經營單元的管理是樸素,巨型企業的管理是異化,那么模塊化后的管理則可能既是人性的,也是有效率的。如果說經濟細胞的模塊化成立,那么基于工業文明的管理體系就要被重寫了。

  模塊經濟的演進

  IBM的360系統,讓我們看到了產品模塊化的過程。世界經濟的模塊化,讓我們看到了跨國公司大模塊在全世界分布的演進過程。這都是傳統工業時代的成果。

  到了互聯網時代,基于平臺化模塊化出現了,一種是基于內部平臺的模塊化,比如海爾的“小微主”,其實就是一個企業內部的模塊化。不過,有人關注點在平臺,有人關注點在模塊。其實,平臺是為模塊服務的,沒有模塊化,平臺化也就沒有價值了;另一種是專業領域的模塊化,比如阿里的淘寶、天貓,京東等,都是平臺,但在平臺上經營的是模塊,是各企業的電商模塊。

  韓都衣舍的“三人團”則更進一步,“三人團”是以模塊化為存在前提的,如果沒有服務研發和制造的模塊化,沒有電商平臺,“三人團”能干成什么事?所以,“三人團”存在的前提是社會的模塊化經營。

  作為工業文明的成果,模塊化已經不是問題,但模塊化能否成為一個社會的基本生產單元,取決于互聯網智能化連接的程度,這在技術上已經不是問題。比如:德國的工業4.0有個技術前提,即讓每臺機器能夠與外部智能化連接。如果未來的經濟細胞從企業變成模塊,鑒于模塊的規模更小,甚至可能比家庭還小,小到一個人就是一個經營單元,那么與經營單元規模有關的管理、組織、戰略、營銷,都要發生巨大的變化。

  來源:中外管理雜志-(鄭州大學管理工程學院副教授)


更多>>相關資訊

  • 無相關信息

網站備案號:粵ICP備14053066號 版權所有:中國培訓網

Copyright 2015 Enterprise Management Training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江时时官网lm0